<kbd id='vkoaf'></kbd><address id='lkbem'><style id='rckgi'></style></address><button id='wobzw'></button>

          青山依舊在 幾度中藥情
          發表時間︰2018-01-03 10:22   來源︰ 三都文化   作者︰韓永奇  點擊:次

          我很苦惱,我苦惱自己語言匱乏,有些場景我用任何文字語言都不能表達那種動人的情景。

          我很憤怒,憤怒科學家實在無能,如果他們能把動態的畫面和真實的聲音在紙質的書報上傳輸出來,那將是傳媒上的革命性的變革,我的煩惱也就釋然了。

           我的煩惱來源于朱青山——一個讓你無法判斷出年齡的老者,時光在他面前屈服了,歲月在他的臉上凝固了,他的狀態你無法用語言描述。《射雕英雄傳》我們你都看過吧,是的,他的身體比老頑童還要靈活,他的聲音比老頑童還要響亮,但是,他的年齡比老頑童還要年長,而老頑童在他面前顯得太蒼老了。他烏發滿首,健齒如新,步履矯。 僦骨嵊,乍一看,他就是一位不辭勞作的壯年農夫——他,八十三歲了,羨慕嗎?那是必然的。 

          他的職業和黃蓉的父親一樣,對,就是“東邪”黃藥師,朱青山已經“玩”了七十年中藥,他的“藥齡”比很多人一生的年齡都高,所以,他在藥上比黃藥師“邪”多了。他是藥師,不是醫師,他不懂醫,他就懂藥,藥的屬性,產地,炮制,鑒別等等,他就是中藥的活字典,他是近現代中藥史的見證人,所以,他是珍寶,是河南的珍寶,是禹州的驕傲,他是河南唯一的“中藥炮制技藝傳承人”,其實,他就是一位年長的藥漢子。 

           

          我問他︰駐春的秘密何在?他說,勤勞是少不了的,另外,幾十年來總愛捏一片熟地含在嘴里,熟地養腎,腎是人身體的發動機,發動機正常運轉了,人身上的零件不久正常工作了?

          熟地的前身是生地,生地,不就是溝邊河沿經常見的“蜜蜜罐根”嗎?我小時候經常用它當蠟筆在紙上涂黃色,沒想到經過一番炮制之後,它竟然是永葆青春萬金難求的仙丹——這就是中藥,神奇無比無處不在的中藥。 

          中藥是東方醫藥文明的代表,它不同于西藥,西藥是近代化學工業的產物,中藥源于動物生存的本能,所以,中藥的歷史比人類的文明史還要悠久,而西方人卻一味的接受現代醫藥文化,而喪失了最原生態的中藥文化,不能不說是人類的一種悲哀。當年清政府閉關鎖國的唯一收獲大概就是保持了中藥在中國的完整性,呵呵。 

           我們不能否認西藥的先進性,袁世凱就是崇中排西而死于痔瘡。西藥是單槍射擊,一彈中的,立竿見影。但是,它無法預測的負面效應一直是醫藥界引以為痛。而中藥基本上是食療,它在潛移默化中調理人身寒溫,使脈絡通暢陰陽平衡,人體自然無恙。所以,我們都知道西藥治標,而中藥治本,西藥雖然急速馬快,卻是權宜之計,中藥雖然是文火慢攻,卻是斬病除根。假如,未來的某一天,地球遭到自然災害的重創,一切工業文明化為灰燼,人類重新回到原始的自然環境中,那麼,地球上就只剩下我們懂中草藥的中國人了,哈哈——。

          如果一個老外問你︰什麼是中藥?你大可自豪地反問︰什麼不是中藥?!是,地球上的一切都是中藥,植物的葉,枝,花,果,根,動物的肉,骨,甲,毛,鱗,無機物的土,水,氣,石,金等都是中藥。中藥的博深實在是“無量佛”,心中有佛,處處是佛,佛無處不在;胸中有藥,處處是藥,藥無處不存。我竟然把中藥和佛理融合了,不能不說是一個創舉,呵呵——。 

           

          知道什麼是中藥還僅僅是個皮毛,更重要的是中藥的加工炮制,能直接服用的中藥微乎其微,絕大部分都要經過蒸,煮,曬,炕,洗,晾,捶,揉,碾,切等等太多的工序,以去其糟粕,留其精華,去其毒性,留其藥性。比如前面說的熟地,“蜜蜜罐根”焙炕多日成為醫藥層面的生地,生地變成熟地就更復雜了。朱青山老先生炮制熟地的工序多得讓你咂舌,僅僅是洗,曬,蒸三道工序就要重復九遍,再配上多種輔料,然後是炕,捶,揉,切等等,生地變成熟地要幾個月,所以,他炮制的熟地才真正有益腎養陰,沖和五髒之功效。哎喲,我的頭炸了,若有來世,我可能學中醫,但絕不學中藥炮制,我縴弱的智力實在有點勉為其難。 

           黃帝嘗百草而醫疾,而黃帝的活動區域主要在中原,所以,中原是中醫藥的發源地。中國古代四大名醫都因中原而聞名,扁鵲在上蔡同蔡桓公講醫(桓公不醫而身亡),華佗在許昌為曹操醫首(曹操惱怒而戕佗),孫思邈在禹州妙手回春,張仲景在南陽著書立說。中原是華夏醫藥文化的搖籃。 

           禹州地處中原腹地,三面環山一面開闊,如同一張面東背西的太師椅,坐平川而攬群山,沐朝陽而披晚霞,潤于潁水,獵于大鴻,耕于桑田,賈于四方,人杰輩出賴于地靈,鐘毓才秀源于上天,天使禹然,禹豈能不然!禹州沾黃帝皇氣,浸藥王靈氣,必成藥都,中藥活字典朱青山若不出自禹州還能出自何方?朱青山若不能成為中藥炮制技藝傳承人,還有何人能夠擔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