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pebro'></kbd><address id='gfcxy'><style id='kdxsd'></style></address><button id='qgwhc'></button>

          小鎮風情|神鎮
          發表時間︰2019-01-12 11:34   來源︰ 三都文化   作者︰佚 名  點擊:次

          我的老家是素有北方瓷都之稱的小鎮一一神鎮。

          幾年來,我在外漂泊,思鄉情結漸漸地如釅釅濃茶郁積心頭,解不開更化不開,只有在秋天的午後,任回憶的激流沖開緊閉的閘門,故鄉的草木、人物倏爾涌到眼前,讓我目不暇接。

           

          鎮上的老街簡直就是一個特色民俗建築博物館,更是一本厚重的歷史書。

          一些街市雖然有點兒嘈雜與喧囂,但更多了一份難得的古樸與寧靜。

          古老的街道,記錄了神由蛹化蝶的歷程,也承載了神一世的繁榮和千年的回憶。

          我想,關于古鎮享有盛譽的鈞瓷、歷盡滄桑的名勝古跡早已被歷史裝訂入冊,根本不需要我們的評說。

          但我急欲傾吐的就是古鎮老街、老院落留在我心頭並已成為永恆的幾個瞬間意象。


          神古鎮在群山懷抱之中,鎮中是東西走向的乾明山丘陵地帶,地形為西北高、東南低,所以每條青石板鋪就的老街都是有坡度的,漫步其中,總覺有些費力。

          穿過數條街道後,你會發現這個古鎮很少有人騎自行車,他們大多都騎摩托車。

          也正是這些上上下下的坡路,縱橫交錯,形成了古鎮的血脈。據說神老街始建于清光緒年間,由東、西、南、北四座古寨和紅石橋街、關爺廟街兩個行政街道構成,自東向西有東大街、西大街、白衣堂街等,狀如一只巨大的蠍子。

          道路兩邊的老式建築歷經滄桑被保存了下來,老街上居住的大多都是懷舊情結凝重的老年人。

          在午後的暖陽下,三三兩兩的老人閑坐街頭嘮嗑,顯得是那麼安詳。

          忽然間,內心深處久遠的一幕幕場景便浮現出來,我好像置身于兒時嬉戲的巷陌,其間有姥姥斜襟的布衫、花白的發譬和永遠也納不完的千層鞋底……

           

          古鎮的民居均是高門台、筒子院,奇特的是這些房子的院牆大都用圓筒狀的“匣缽籠”堆砌而成。

          “匣缽籠”是舊時用來燒制瓷器的一種器皿,大約一尺半高,質地堅實。

          因舊時家家都有燒制鈞瓷的手工作坊,日子久了,就會產生很多廢棄的“匣缽籠”。

          尋常百姓覺得扔掉可惜,遂用它們砌牆。

          這些牆體雖然不足以被描繪成美妙的水墨畫卷,但我們還是可以從一個個局部感受到它靈光一現的獨有魅力。


          “藤蘿蛛網舊廊房,石板街頭對斜陽。”神古鎮十里長街上,擁有13座古廟和8處特色建築,每一處都有著深遠的歷史淵源和美麗的傳說故事。

          一進三、一進五的“深宅大院”獨具傳統特色。

          這些院落多是以一個姓氏聚居,並以姓作為院名,如王家院、白家院、辛家院等。王家大院有著走馬門樓和石雕門墩,據說是舊時一個大戶人家所建。

          這個大戶人家家道殷實,家中有180多人時還未分家,他們每天都在一個鍋里吃飯,日子過得相當融洽。


          恍惚間,覺得自己只是這個小鎮上的匆匆過客,她的繁榮興衰、風花雪月好像都兀自發生,兀自隕落。

          譬如此刻,臨街的門外站著青春的我,而破舊的木門里坐著兩位飽經風霜的老人,看風景的我也分明成了他們眼中的風景。

          我不由得開始想像自己年老後的模樣,猜測自己那時在想什麼事、在想什麼人……古鎮的老街、老院落沉默無語,卻分明又像在訴說著什麼。

          她們一路風塵“走”到今天,在歲月的侵蝕下已經顯出老態,而今天她們又正在彰顯勃勃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