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cyilq'></kbd><address id='ohlzr'><style id='qkjrr'></style></address><button id='oeqzm'></button>

          春雪舞梅香
          發表時間︰2019-02-18 16:01   來源︰ 三都文化   作者︰王國斌  點擊:次

          年後初九的午後,午休醒來,拉開窗幔……哦,銀裝素裹,漫天雪花飛舞,大地一片白灰色,雖沒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氣概,卻有著小家碧玉,玲瓏毓秀的飄逸。

          紛紛揚揚的雪花悠然飄落,那麼輕盈,那麼溫柔,夾帶著浪漫情懷,在天空中漫舞。

          風,縈繞在四周,不需要音樂音符的配合,也不需要歌女的陪伴。

          雪,已經是亦遮未遮,略施粉黛為這晨平添一份俏皮了。

          靜靜地只有潔白如銀的身影,隨風飄飄散散落在松枝上、花壇中、碧水間、山巒里,慢慢堆積,慢慢沉澱,最後成為新浴舒綿的軟枕。


          漂浮漫舞的雪,悄聲踏足而來,清風曼舞的飛,只是雲急于一睹自身的風采,而泄露的是潔白無瑕,不感遺憾輕松直落……讓人連想是嬌俏可愛還是沉穩淡然呢?

          既有漫天雪舞,也少不了雪中的一枝梅,那就是與雪共舞的梅。而梅與雪都被古今文人騷客贊賞,更有留史佳句,讓人贊嘆不已。這正是︰

          “有雪無梅不精神,有雪無詩俗了人。

          日暮詩成天又雪,與梅並作十分春。


          我想,那小梅林里的十幾株臘梅含苞待放等待的就是這漫天飛舞的雪吧。

          我有幸漫步于絮雪埋徑之中,行花影飛雪間,仿若到來的是隔世空間的夢幻里,看那梅花點點怒芳雪中,或一枝獨秀,或群芳爭艷,或含苞欲放,或臨水曲照,依石古拙,千姿百態,暗流芬香。


          踏雪尋梅,我想尋的是梅的清香,尋的是梅的雅靜,尋的是梅的俊俏。

          清香,如同紅酒一杯,醇而厚實;雅靜,如同潔淨不染,酣睡美女;俊俏,如同小橋流水中的淑女的倩影,又如楊柳堆煙餃泥的春燕。

          看著雪中的梅,不忍心打擾,怕打碎這清香,怕驚醒這雅靜;怕擾亂這俊俏。

          我不是才子佳人,也不是文人騷客,我不會有唐風宋雨的千古絕句,也沒有名家的鵝毛折扇涂鴉一枝梅。

          我就是個普普通通的人,一名落入凡塵中的俗子,我只欣賞,我只尋找,欣賞這雪中梅,貪婪梅的高貴淡雅,芬芳迷人;尋找梅中雪,也在尋找紅塵中落寞寂寥的心。


          踏雪尋梅,雪落大地,梅姿弄影,也只有這純淨潔白的雪,才能配得上梅的空靈與超脫。

          漫天飛舞的雪花,飄飄灑灑,紛紛落落,落入梅瓣,落入枝頭,落入我心,鑽入我懷,一場雪中情,一季梅花香。我尋梅與河畔,觀雪與山巒,卻難解其中韻味。這正是︰

          梅雪爭春未肯降,騷人擱筆費評章。

          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


          我想這就是我踏雪尋梅的等待︰一場雪落梅花,暗香盈滿窗中……。

          正像唐代詩人崔道融詩曰“數萼初含雪,孤標畫本難。

          香中別有韻,清極不知寒。橫笛和愁听,斜枝依病看,溯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